太極的幾個十年


也許和太極這幾位長大了的當年小男孩們,有一點太熟,好多東西,唔問都已知道,又有一些東西,不方便問,這一個小訪問,就變成了一個老朋友相敘,嘻嘻哈哈的說時間過得真快……幸好Joey和Patrick最後還能一本正經,說很期待與加拿大的朋友會面,分享好的音樂,分享人生的點滴情懷……

A05-08 cover story may17.indd

存在地球幾個十年 花枯死幾遍
淚水多於笑臉 從遺憾發現
如果再活十年 讓你倒流某天
你 抗拒哪種改變
一生只得這一次 記錄光陰野史
給這個十年最關鍵詞
悲歡得失也可以 眼淚沾濕信紙
留待過幾年擁有詩意 
給青春 致悼辭 更多 層次
辛酸史 還是滿意……

太極《幾個十年》林若寧詞


A05-09 cover story may17.indd

從太極前身——Trinity 重組音樂會說起

當一陣熟悉又陌生的音符,在香港 1563 音樂餐室的空氣中緩緩響起來之際,大家都突然靜了下來,屏著氣息聽著太極的主音歌手 Patrick 雷有輝,感觸地唱著由太極的琴鍵手唐奕聰作曲,香港詞人林若寧寫詞的《幾個十年》一曲,深怕用力呼吸,會驚碎歌曲帶來的那一剎那情懷的夢,觸景生的情,也知道當一曲《幾個十年》之後,太極與 Trinity在 1563 與粉絲、好友的短敘,又將會結束,而下一次再敘之時,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人生,到底有幾多個十年? 真是誰會知道呢? 說真的,如果不是 Trinity 成立快到四十年的重聚,我也不會遠遠的趕到香港灣仔合和中心的 1563 來朝聖。記得那年代,只有十二歲的小Patrick, 就已是民歌界的靚聲小歌神,而我,可以說是看著他們比賽而年老的。還記得在 1979 年, 小 Patrick 和他的哥哥 Albert 雷有曜, Joe Tang 鄧祖德組成了 Trinity 樂隊,在香港電台的一個民歌比賽中,擅長和音和中高音的 Trinity 民歌組合,輕易的取到比賽的冠軍,成為了民歌界的新星。後來,Joey Tang 鄧建明加入Trinity,風格更趨於多元化。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是那段唱民歌的最後日子。那年代,民歌音樂會中唱的,除了經典的歐西民歌外,還多了一些台灣的校園民歌,也添加一些香港的校園民歌。那年代,到藝術中心、浸會大專會堂聽民歌比賽,聽民歌音樂會,是我們那一代年青人的開心事情。在當年,常看著Trinity 和另一隊比賽的常客 Wong’s Sisters 鬥唱,在各音樂比賽鬧個不亦樂乎,各有輸贏。計算下來,Wong’s Sisters 贏的次數好像多一點。無他,三個靚女,一個拉小提琴、一個吹長笛,一個唱,仿如天使降臨人間,外型贏哂!所以在某些情況下,好為 Trinity 輸得不值。這兩隊鬥氣歡喜冤家,就是這樣常常的暗中較量。而當年的我,雖然很喜歡 Trinity,但不知何故,我卻是盲目的撐 Wong’s Sisters 多一點,還為她們寫了她們的第一首中文歌曲《信望愛》。其後,Wong’s Sisters 的 Debbie,唱出了我為她寫的本土民歌《夢到沙田》,還打上了香港電台龍虎榜,差一點點運氣,就成為青春歌手。聽說這兩隊樂隊,最後竟然間發生了一段近似羅蜜歐與茱麗葉式的青春花火故事,兩隊的主音歌手,由鬥唱到竟然齊齊合唱出一首甜到漏哂油的小情歌,傳為樂壇佳話。其實,這一晚到 1563,真的好想約埋 Wong’s Sisters 一同前來,但想來想去,最終沒有打電話去約她們。
Patrick 在這一夜,說了比平常多了很多的說話,更語多感觸。畢竟,當年的小歌神,髮鬢早添上了歲月的色彩。Trinity 快四十年的重組,永遠不要說別離的 Albert 在加拿大未能歸隊,是有點遺憾的。但,舊隊友劉永基的突然出現,又給大家一個驚喜。當 Patrick 在台上細說 Trinity 的當年今日,離離合合,到 Trinity 在 1984 年,與鼓手朱翰博、彈 bass 的盛旦華、彈 lead guitar 的劉德賢和彈 keyboard 的唐奕聰所組成的四人樂隊,合併為「太極樂隊」,Joe Tang 鄧祖德轉戰幕後,任樂隊經理人。太極樂隊在第一屆嘉士伯流行音樂節中,憑一曲《暴風紅唇》贏得全場總冠軍、最佳原創歌曲獎及最突出台風表現獎,風頭一時無倆。
當 Patrick 在 1563 的台上,細說當年之際,Joey、Gary 和太極的 Guest  隊友瑞仔,已彈出了《紅色跑車》一曲 。八十年代的經典金曲,由因葵作曲、作詞的《紅色跑車》,原來是那麼的深入民心,成為八十年代的集體記憶,而我竟然也隨著 1563 熱情高漲的紛絲們,natural high,齊齊唱著「留下這打火機,在車裡!」。
那年,太極樂隊就憑這一曲,取到《第九屆十大中文金曲》最有前途新人獎金獎。
1988、89 年,太極連續取到「商業電台」的最佳樂隊銅獎,在 89 年,更以《留住我吧》榮獲最佳作曲獎。太極多年來,獲獎無數。 要數,真是數到天光都數唔完。這一晚,大極當然是不可以不唱此曲啊! 只是當太極唱出此曲時,心又有萬般說不出來的感受。 「留住我吧,留住我好嗎? 」八十年代的歌,三十年後重聽,感受依然。

A05-09 cover story may17.indd

Patrick, Joey期待到加拿大分享好音樂

在 Trinity 成立快四十年的重組粉絲夜的音樂會前,匆匆的和 Joey Tang、Gary Tong 和 Patrick Lui 談了一陣子,扯東拉西。這三十多年來,也有和他們合作。Gary Tong 在太極樂隊中,是較靜態的一位。他的音樂,非常扎實,也曾為我編過多首歌曲,如蔣慶龍的《Made in Hong Kong》等等,合作多遍,但我從不知他也唱歌,而且唱得非常出色,在這一夜,Gary 自彈自唱了 《 Right Here Waiting 》一曲,是 Trinity 粉絲之夜的序曲。也許和這幾位長大了的當年小男孩們,有一點太熟,好多東西,唔問都已知道,又有一些東西,不方便問,這一個小訪問,就變成了一個老朋友相敘,嘻嘻哈哈的說時間過得真快,Gary 又肥, Patrick 同韋然食咩牌子防腐劑呀,點解咁多年都咁白痴、冇腦!鬼咁林敏聰式對白,笑死人!原來,太老友鬼鬼,是不宜做專題訪問,幸好大家最後還能一本正經,說很期待與加拿大的朋友會面,分享好的音樂,分享人生的點滴情懷。

說沒有變,其實都是一些客套的話。畢竟,歲月催人。Joey 感嘆的說,當年,他們很盼望把 Eagles的歌,玩得更好,但自覺當年技術不是那麼好,玩不到!到今天的技術成熟了一點,然而,各人有各人的忙,也有人在東,有人在西,難得一聚。人,總是有太多的不如願。世界,永遠消失太快,捉到太少。那一個晚上,Joey Tang 抱著結他,悠悠的唱出了他為陳奕迅寫的歌《今天只做一件事》,感人至深。大大男人的 Joey Tang, 可以說傻傻的笑話,但,原來Joey 也是很感性的。其實,Joey Tang 是太極的穿線人。當年,就是在他的穿針引線下,與 Gary Tong 等四子組合併為太極七子,為香港的樂壇,注上一股新的力量。


A05-09 cover story may17.indd

太極的成就在幕前,在幕後……

其實,太極七子加入香港樂壇,最大的貢獻,不單是在幕前,而是在幕後。太極的琴鍵手唐奕聰 Gary Tong,為各大歌手寫了不少名曲,包括了太極的自傳歌《幾多個十年》,編過的曲,更多到數不清,王菲的《執迷不悔》、張國榮的《大熱》,是一個全能的音樂監製、音樂製作人、作曲人,只是肥仔 Gary Tong 十分低調,從不搶歌手的風頭。鄧建明 Joey Tang 也是全材的製作人,編、作、彈、唱,樣樣皆能,還參加過綜藝節目,拍過電影《廣東五虎》,《喜愛夜浦》,更是樂隊最有商業頭腦的太極樂隊經理人,是最有義氣的阿哥。劉德賢,人稱 Hi Fi 德,是發燒音響專家,是我們行內的好好先生,當年我搞錄音室時,錄音室有什麼頭暈身㷫,第一個就是找德哥幫手,而德哥從不托手,感激! Patrick Lui 雷有輝 和 Albert Lui 雷有曜兩兄弟,既是太極的主音歌手,還是行來的最出色和音。太極的低音結他手盛旦華也是行內出色的監製,鼓手朱翰博是行內最著名的鼓王,也是 Ricky Music Factory 音樂學校的校長,作育英才。太極七子,就是這樣,撐起了香港樂壇的半邊天。說起來,太極應該是有八個人的,而第八個成員,就是 Joe Tang 鄧祖德,只是鄧祖德大部份時間,都在幕後,為太極任經理人。最難忘的,就是太極七子兼經理人一行八人出席 2017 年 1 月 4 日香港電台《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太極樂隊獲頒香港樂壇最高榮譽獎項——「金針獎」。

由溫哥華加拿大中文電台主辦的《第21屆加拿大中文歌曲創作大賽(SQ21)》,以「歌創太極」為口號,邀得香港殿堂級樂隊太極的兩位主要成員,主音歌手 Patrick 雷有輝和結他手 Joey 鄧建明,在 5 月 26 日 SQ21 決賽當晚擔任特別表演嘉賓。之後他們二人飛往多倫多,出席主題為「用靈感走遍世界,創作出 2017 的十全十美」, 由多倫多加拿大中文電台主辦的《第10屆中文歌曲創作大賽( SQ10)》。加拿大樂迷,翹首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