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命三郎 彭于晏


a04-07-coverstory-nov17

a04-07-coverstory-nov173

a04-07-coverstory-nov172

a04-07-coverstory-nov174

撰文   韓江雪   版面設計  Jenny / 網上圖片

集陽光、帥氣、真摯、幽默於一身的彭于晏,明明可以靠臉和身材吃飯,卻以拼命三郎的姿態硬生生地在娛樂圈拼出一條血路。從《翻滾吧!阿信》,到《湄公河行動》,再到《悟空傳》,他每一次亮相銀幕,都是一次重生。入行15年,彭于晏少了幾分輕狂,多了幾分成熟,唯一不變的是他永遠燦爛的笑容和總是全力以赴的態度。


「如果你一生只有一次翻身的機會,就要用盡全力。」

彭于晏是標準的童星出身,小時候拍過廣告,還曾跟歸亞蕾、郎雄拍過電視劇。13歲那年,他隨家人移民加拿大溫哥華,後來考入UBC主修經濟學。20歲的時候因為外婆去世回台灣奔喪,遇到小時候拍廣告認識的導演楊大慶,受邀演出偶像劇《愛情白皮書》。
青春偶像彭于晏很快就成為了當時炙手可熱的新人,2003年與韓國美女演員秋瓷炫共同主演了浪漫愛情故事《戀香》,之後參演的《仙劍奇俠傳》、《海豚愛上貓》、《少年楊家將》都有不俗的口碑,年紀輕輕已經三次入圍金鐘金馬獎提名,被譽為最有前途的新星。安安靜靜地做一個美男「花瓶」,這是當時公司和「粉絲」對他的集體期待。
然而,2008年,彭于晏與公司發生合約糾紛,欠下5000萬新台幣的債務,最後還被雪藏。一年的時間,他無戲可拍,幾乎沒有任何工作和收入,只能靠母親和姐姐接濟,事業一下子跌到谷底。與此同時,當年和他一起出演《愛情白皮書》的余文樂、楊丞琳、范瑋琪已迅速躥紅,在《仙劍奇俠傳》中並肩作戰的胡歌更已躋身當紅一線小生的隊列。彭于晏只能默默地在Facebook上寫下一句話:「我想演戲。」
兩年之後,彭于晏終于等來了一個翻身的契機。當他看完了《翻滾吧!阿信》的劇本,他哭了,劇中男主角阿信的經歷讓他感同身受:阿信在失意、放縱過後躺在醫院,回想起自己曾經浪費的青春,決心不再渾渾噩噩。他打電話給導演林育賢,希望出演阿信。林育賢同意了,但條件是彭于晏必須花四到六個月的時間練習體操。
劇本中阿信的一句台詞,可以用來形容當時的彭于晏:「如果你一生只有一次翻身的機會,就要用盡全力。」已經28歲,身高180cm的他,每天早上8點鐘起來,一天12小時,一個星期練6天,單槓、吊環、鞍馬和跳馬都要練,只吃水煮食物,無鹽無油,頓頓白水雞胸肉,只為了在鏡頭中盡可能真實地呈現體操運動員的姿勢與體態。手上的皮膚不斷被單槓磨擦長水泡,他纏上繃帶繼續練,水泡破了,血肉、汗水和繃帶粘在一起。幾個月下來,他手上都是厚厚的老繭。一個後空翻,體操運動員通常一到兩年才能學會,但他只有三個月的練習時間。到電影開拍時,他已經做到熟練完成體操的6個整體項目了。


開拍後,阿信原型林育信是導演林育賢的哥哥,常借探班名義實行監督,想看看彭于晏怎麼演他。拍到逃亡那場戲,他看了幾個鏡頭就走了。他說:「看到鏡頭那一刻讓我回到當年,曾經的自己歷歷在目。」在他眼裡,彭于晏儼然就是阿信了。皇天不負苦心人,《翻滾吧!阿信》上映後獲得極大成功,衝破了8000萬新台幣的票房,彭于晏也憑藉阿信一角提名第48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這個角色為他寫下「努力、勵志、拼命三郎」標籤的同時,也左右了他接下來的戲路。

「我就是沒才華,所以才用命拼。」

彭于晏的拼命,在行內是出名的。每拍一部戲,他都能學會一種技能,都是一次脫胎換骨。
2005年,彭于晏在《海豚愛上貓》里飾演一位海豚訓練師,像這種愛情偶像劇,很多小生都是走過場的,但彭于晏特地抽時間研究和海豚的溝通,還拿到海豚訓練師證書。
2007年拍攝電視劇《我在墾丁天氣晴》,為了演好劇中的衝浪高手,他找來教練從零基礎學衝浪。拍攝完畢後,他還出版了一本詳盡的墾丁旅遊攻略《墾丁15×6》。
2009年和陳意涵拍攝台北勵志電影《聽說》,飾演為了追女孩假裝聾啞的陽光暖男黃天闊。這部小清新電影被很多文藝青年奉為經典,卻很少人知道為了黃天闊這個角色,彭于晏苦練了三個月的手語,一度練到手抽筋。
2013年拍《激戰》,花整整三個月的時間進行綜合格鬥訓練,身材不僅達到了體內脂肪含量只有3%的運動員標準,還學會了格鬥、泰拳、巴西柔術、鎖技等技能。拍攝時動作沒有預先設計,而是找了兩個專業老外拳手直接開打。拳手經常把拳頭砸在彭于晏臉上,一場戲下來臉上都是瘀血,連導演都看不下去了,可他堅持自己拍,讓替身坐冷板凳。
2014年拍攝《黃飛鴻之英雄有夢》,他全心投入角色,時刻要求自己處在習武之人的狀態,滴酒不沾,花了9個月的時間學會了工字伏虎拳以及虎鶴雙形拳。
2015年他出演《破風》,進行了更專業的魔鬼式訓練,平均每天騎行自行車120公里,累計騎行超過11萬公里,幾乎騎遍了全香港的山,還收穫一枚場地專業賽車手證。一場衝刺的戲就衝了八小時,而專業車手一場比賽最多只要五六個小時。
《奔愛》是一部純愛故事,彭于晏只有半個小時的戲,拍攝時間只需兩個禮拜,看起來很輕鬆。可是他演的是壽司師傅,所以提前去找專業的師傅學習製作壽司和切生魚片。他還重拾學生時代的日語知識,向當地工作人員認真求教地道的日語發音。
2015年拍攝《湄公河行動》,彭于晏又接受了泰國皇家御用保安的特訓,學習與緝毒犬相處,還學會了泰文及緬甸語。有一位在泰國生活多年的網友如此評價:「在審犯人時,他一口標準的泰語讓我震驚,以為是配音,再看了幾個動作和口型才發現,原來他是自己會,還說得那麼好!」拍攝地主要集中在叢林和無人區,每天都要身穿重達幾十斤的戰服,但他堅持零替身完成了一個又一個精采絕倫的武戲場面。最辛苦的時候,他說:「把這輩子的汗都流完了。」
今年上演的電影《明月幾時有》中,彭于晏飾演劉黑仔。他刻意將自己晒黑,因為游擊隊四處遊走,時常暴晒。導演許鞍華一度笑著說:「你也太黑了。」
沒有人會說,彭于晏的成功來自偶然。就算只有三場戲,也要拼命讓人記得他。每每被追問他為什麼這麼「拼」,他總是說:「我沒有才華,只能用力拼。」


「我來過,我戰鬥過,我不在乎結局。」

《激戰》提名金馬獎金像獎最佳男配角,《黃飛鴻之英雄有夢》 提名金像獎最佳男主……彭于晏一共獲得過五次金馬獎、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男配角的提名。能獲得提名也算是對彭于晏的一種肯定,但偏偏每一部電影都只是提名。對于這個每部劇都在拼命的演員來說,真的有些不公平。不過彭于晏對此並不介意,他還一直覺得自己「蠻幸運」,「不管拍電影,還是電視劇,金馬獎、金像獎、金鐘獎我都有入圍,我碰到了很多很好的導演,給我很好的機會。」他說:「我就是單純喜歡表演跟電影,說得獎我覺得好像太遙遠。說到表演我還在學,我不覺得自己演技比誰好,大家還都是在學習的過程。」
今年上映的電影《悟空傳》,彭于晏再次挑戰了全新的角色。從1957年至今,新加坡、中國大陸、香港、台灣、日本、韓國、越南、美國等地,有50多個演員飾演過孫悟空,彭于晏自然備受壓力。他立志塑造了一個本色的孫悟空,「孫悟空跟別人不一樣,人家規定你要小學畢業,大學畢業,孫悟空不要,他要做自己想做的。」拍攝期間,正好隔壁劇組是導演徐克的《西游·伏妖篇》,彭于晏便去探班,想找點塑造悟空的靈感,卻發現人家的特技好厲害,化妝也特別棒。回來後,他拉著導演問:「你是希望我做徹底的猴妝還是保留我本人?」不等導演回答,他就說:「我覺得我想做本人的。」所以劇中所有角色,都是基本按照演員本來的樣子,只有簡單的化妝,沒有畫完全的猴臉。彭于晏想要透過自己的表情去演。
《悟空傳》在中國大陸上映,首日票房即達1.15億人民幣。劇中的孫悟空有一句台詞:「我來過,我戰鬥過,我不在乎結局。」彭于晏在身為演員的戰場上,一次又一次的奮鬥,似乎在告訴所有觀眾,唯有拼盡全力才能不在乎結果,一次又一次地做自己。他說:「一輩子能拍幾部戲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能把握的,就該盡力去做。」

「她不是用語言,而是用行動讓我知道她的愛。」

前不久,彭于晏回到他熟悉的溫哥華,幾張騎自行車夜遊UBC的照片,讓粉絲們刷爆朋友圈。故地重遊,彭于晏必定感慨良多。這輩子,除了拍戲,讓他最難割捨的就是親情。
在單親家庭長大,中學時代就移民加拿大的彭于晏來說,那個照亮他生命的人,是他的外婆。外婆喜歡看功夫片,曾說過:「晏晏,你以後要是也能像李小龍那樣該多好啊!」沒想到現在他終于成了黃飛鴻,練起南拳和北腿虎虎生威,圓了外婆的功夫夢。回憶起外婆,彭于晏說:「每逢假日我們婆孫倆都會走路去家裡附近的小影院。外婆很好學,看到不會的英文,一定會寫在自己的小冊子上,要我教她讀,每晚上床前都會拿出來再念一遍才睡。如今我也有個小冊子,有時看見什麼,我也會寫下來,睡前可以念一遍。」
彭于晏對母親也很孝順。「我在加拿大讀書,那時候母親打3份工養家,一年只能來看我一兩次,我很珍惜,因為知道她是怎麼辛苦賺錢的。她不是用語言,而是用行動讓我知道她的愛。」有一年聖誕節,他把家中的房子從里到外都用彩燈和聖誕樹裝飾了一番,但媽媽一般在到淡季的時候才能來溫哥華看他,所以聖誕裝飾一直沒有拆下來,維持了一整年。
彭于晏的學習方式、生活態度,甚至是對電影的選擇上都受到媽媽的影響。《聽說》就是媽媽讓他接的,在拍《乘風破浪》之前,媽媽就給他買了很多韓寒的書,讓他通過讀書瞭解韓寒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不管是出國拍戲還是休假旅行,我們很多時候看到他把母親帶在身邊的畫面,他們的足跡遍布了許多國家。在一個訪談節目中。拍《破風》那半年,他帶著媽媽隨劇組遊遍台灣、釜山和歐洲,他也常在facebook上曬媽媽的照片,感謝母親的付出。

當年拍《危城》時,彭于晏曾問影帝劉青雲拍戲這麼久有什麼感覺,劉青雲回答:「就像昨天一樣。」當時他不理解,現在回頭一看,時間過得太快了,一不留神《湄公河行動》已經拍完兩年,拍《悟空傳》也是一年前的事了。他或許都忘了自己已經35歲了。
35歲,介乎不惑與而立之間的年齡,對于偶像派來說,他已經老了,而對于一個優秀的男演員而言,這只不過是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