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秀文 阿Mi的生命


a04-09-cover-story-mar18_preview21

鄭秀文 阿Mi的生命三部曲

撰文 家明      版面設計 BBKin / 網上圖片

鄭秀文的暱稱「Mi」取自其英文名 Sammi,Mi 又可讀成 Me,即我或自我的意思。由 90 年代那個帶領潮流、前呼後擁的樂壇天后,到飽受情緒病困擾而退隱兩年多的黑暗期,到因為信仰而重新找回勇氣和自我,我們見證了鄭秀文的奇妙蛻變。沉澱過後,Sammi 不論價值觀和待人處世都有了 180 度的轉變,如今的阿 Mi 剛柔並重,魅力來自一顆充滿愛、感恩的心,而非天后的名利與光環。隨心而活,忠於自己,便是她最大的快樂。

♪~~ Do ~~♪追名逐利迷失自我
鄭秀文於1988年參加新秀歌唱比賽入行,憑著大膽前衛的形象和多變曲風,出道不久便大受歡迎。那些年,大街小巷都在熱播《捨不得你》、《叮噹》、《放不低》等金曲,成為了卡拉 OK 的必點歌,Sammi 更在樂壇頒獎禮屢獲獎項,奠定了其天后地位。唱而優則演,Sammi 初登大銀幕夥拍的便是張學友、劉德華、梁朝偉等巨星,《孤男寡女》、《瘦身男女》、《我左眼見到鬼》等喜劇叫好又叫座,使 Sammi 成為了當時的票房靈藥。萬千寵愛在一身的她,人也在不知不覺間變得以自我為中心。Sammi 說:「以前我是個完美主義者,凡事都『去到盡』,不懂體諒別人,給自己和身邊人很大壓力。我的性格說得好聽點叫直接,不好聽便叫傷人。那時候我對成敗得失看得很重,把自己繃得很緊,整個人的價值觀也扭曲了,曾經試過減肥七日只吃兩個蘋果,就算在家中暈倒也無所謂。我的性格就是那麼拼,那麼徹底,導致忽略了心靈的需要。一直以來,大家都認為我是個很強的女性,成功兩個字就好像跟鄭秀文的人生掛鉤,我也盡量不讓大家看到我脆弱的一面。」的確,鄭秀文這名字在某程度上是香港都會女性的標誌 —⎯⎯ 時髦、拼搏、自我要求高,想不到那也是她壓力的來源。

a04-09-cover-story-mar18_preview3

阿Mi的二三事:
♪電影《孤男寡女》改編自電台廣播劇,當初是劉德華把 Sammi 推薦給杜琪峰導演,因為他覺得她演喜劇有一種獨特的節奏。二人是銀幕上的最佳拍檔,在現實生活中也是摯友。Sammi 為華仔的演唱會做嘉賓,他是這樣介紹她出場的:「她有一種魔力,你千萬不要愛上她,否則會不能自拔。」
♪當年 Sammi 經常黑面和發脾氣,因而被傳媒封為「臭四」。剛巧 Sammi 在家中也是排行第四,有三個姐姐和一個弟弟。

♪♪~~ Re ~~♪♪神帶領走出陰霾

很多人都以為 Sammi 是在 2004 年拍《長恨歌》時壓力太大而患上抑鬱症的,她卻解釋說早在拍這部戲之前,她已受無力感和莫名恐懼煎熬。拍攝時正值上海的寒冬,她還要穿著薄薄的旗袍,而為了詮釋王琦瑤的一生,她必須在短時間內減肥、增肥、再減肥,使她身心瀕臨崩潰邊緣。她憶述:「拍完最後一個鏡頭時,我覺得自己就好像一盞油燈,完全沒油了,撐不下去了。當時我不顧一切地停掉所有工作,在家中過著所謂的『殭屍生活』,天亮了才睡覺,晚上便起來吃東西,暴飲暴食使我一度胖到 130 多磅。我可以一個月不照鏡子,七天不洗澡、不刷牙,生命裡很多東西也變得沒有意義。」那段日子 Sammi 稱之為「非常時期」,她沒有看醫生,也沒有吃藥,只靠閱讀、畫畫和寫作來逃離現實,同時開始聆聽內心的需要。「在絕望之中,有道聲音在我心中驅策着我:『上帝會幫助你。』禱告是一個奇妙的醫治,在最爛的情緒低谷中,我強烈地感受到祂一步一步地帶我走出來。」由最初隱世逃避,到坦然面對自己的軟弱和不完美,Sammi 指經歷了這一場抑鬱十分值得。「我曾經很害怕,也很痛恨人家用「depression」來描述我,因為我很害怕他人看到我的憂傷脆弱來攻擊我、傷害我,我很怕被壞心眼的人從此標籤我為心理有問題的人。來到今天,我不再忌諱這個字,因為我已不再被負面情緒勝過我的心。」2009出版的《值得》一書記錄了 Sammi 的心路歷程以及她在抑鬱期間為報刊創作的文章和圖畫,該書推出後迅即成為各大書店的暢銷榜榜首,更喚起了社會對情緒病的關注。

a04-09-cover-story-mar18_preview4

阿Mi的二三事:
♪Sammi 跟家人關係密切,在拍《長恨歌》時鄭媽媽到上海探班,身心疲憊的 Sammi 盡量不把負面情緒表露出來。Sammi 在書中說道:「但我似乎看低了血脈相連的力量,老媽彷彿看穿我的掙扎和苦撐,她沒說什麼,就在某個凌晨夜半,我偷窺到她在客廳一角暗暗掉淚。」
♪那時候 Sammi 接了很多廣告合約,但往往因為情緒病沒辦法工作,以致違約賠錢。她甚至連走出房間的力氣也沒有,經常在拍攝當天的最後一分鐘,她才致電助手說:「我今天病了,沒辦法來。」

♪♪~~ Mi ~~♪ 敞開心扉  活出真我

很多人都說經歷了抑鬱症的鄭秀文像變了一個人,丟掉了從前的天后排場,性格也變得溫順和「貼地」,由「鄭臭四」變成了「鄭四萬」。她閒時喜歡買菜下廚,也熱愛運動,更因為多年來堅持每天跑步而得到「八公里小姐」的稱號,可是跑步不再是為了減肥,而是為了健康體魄。脫胎換骨後的 Sammi 積極做慈善、傳福音,更開創了福音專輯的先河,《信 Faith》(國語版為《信者得愛》)一碟大賣,Sammi 卻堅持捐出版稅,幫助不同的社福機構。「我覺得自己的其中一個使命是用音樂把信仰分享出去,這種方式不會強人所難,感受到的人自然會感受到,所以現在我每次開演唱會都希望有一部份是福音歌曲。」Sammi 復出後對工作的認真和熱誠絲毫不減,可是學會了凡事不強求,享受過程而不是追求成功。如今她更懂得關懷身邊人,很多曾患抑鬱症的藝人如薛凱琪、衛詩等都是透過她的鼓勵而踏上康復之路。
鄭秀文和許志安是娛樂圈公認的金童玉女,2002 年安仔發表「廚房宣言」公佈戀情,後來二人分手令不少人感到惋惜,兜兜轉轉,他們終於在 2011 年正式復合,當時更被好友蘇永康笑稱為「香港最符合民意的一件事」。經歷了離離合合,Sammi 對愛情有了不同的體會:「我並非要成就什麼驚天動地的愛情,我只想踏實地經營一段平凡人的情感。」Sammi 和安仔復合後屢傳婚訊,指他們已在外地秘密註冊,當事人卻從未親口承認,直至 2015 年藝人許願在微博上載與二人的合照,並指 Sammi 告訴他:「你可以叫我許太太了」,證實他們終於結束了 20 多年的愛情長跑。
Sammi助養了世界各地多個兒童,也經常到外地作慈善探訪,她卻指暫時沒有生小孩或領養的打算,但一切遵從神的旨意。當了許太後的 Sammi 十分享受家庭生活,她表示現在每完成一項工作,都會盡量在家「充電」一到兩個星期,她亦不時在社交網分享自己入廚的作品,以及與愛貓和愛犬的生活點滴。早前傳聞 Sammi 會加盟內地歌唱節目,她卻直言沒有那回事,因為比賽對她來說壓力太大,唱歌應該是一件輕鬆的事。Keep fit 有道的 Sammi 剛寫完一本減肥書,目前還在整理階段,她希望帶出一個訊息,就是減肥也可以是一件愉快和健康的事,並不一定要用極端的方法。Sammi 透露 2018 年的工作重心會放在電影上,月前她與佟大為在四川拍攝荒誕喜劇《午夜慢車》,為了電影特意剃掉眉毛和學四川話,可見她敬業樂業、勇於尋求突破的精神依舊沒變。

a04-09-cover-story-mar18_preview5

a04-09-cover-story-mar18_preview7

阿Mi的二三事:
♪ 鄭秀文和許志安這一對,原來早在 Sammi 參加新秀後加盟華星唱片時已埋下情種。聞說當年安仔在一個聚會上要了 Sammi 的電話,回家已經是凌晨三點多,還是忍不住要打給她。二人在以情侶姿態合唱《其實你心裡有沒有我》時,已在發展地下情。
♪♪ 鄭秀文和鍾楚紅雖然是不同年代的藝人,私下卻老友鬼鬼,二人都愛時裝、愛藝術、愛美食,可謂志趣相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