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藍天空下的盧巧音


撰文    家明 /  版面設計    萍琪 /   相片提供    Fairchild Radio

cs-may18

有些歌手,魅力並非來自精湛歌藝、漂亮面孔或出眾舞技,而是自成一格的唱腔與聲線,盧巧音(Candy)便是當中代表。這些年來不知有多少人翻唱過她的經典作《垃圾》、《深藍》等,可是烙在腦海的始終是盧巧音那無添加、略帶磁性、且毫無別人影子的獨特嗓音。出道前是地下搖滾樂隊 Black & Blue 的主音,紋身、skinhead、姊弟戀是她的標記,Candy 一向性格剛烈兼我行我素;2013 年她與樂隊 Kolor 的主音及結他手蘇浩才(Sammy)低調結婚,當時受情緒病困擾的 Candy 索性退居幕後,由烈女變成老公背後的小女人。
Candy 於去年 12 月在香港旺角麥花臣場館及今年 3 月在澳門會展舉行的《RE: TURN》演唱會被譽為超水準演出,多年沒有開騷的她讓久餓的歌迷一飽耳福,更邀得多位圈中好友擔任嘉賓親身力撐,包括李蕙敏、傅珮嘉、鄧小巧、小肥、周國賢以及同樣經歷過抑鬱症的鄭秀文。健康的生活加上甜蜜的婚姻令 Candy 狀態回勇,而她身心的蛻變更在其音樂裡充分體現。
盧巧音即將赴溫哥華、多倫多擔任加拿大中文歌曲創作大賽的特別表演嘉賓,今年適逢她入行 20 週年,向來低調的她難得接受本刊專訪,分享她的經歷與音樂理念。言談間能感受到 Candy 的大不同,有著一股發自內心的充實和幸福感。從前她的世界是一片憂鬱深藍海,如今已變成蔚藍晴空。

cs-may182

當年《好心分手》一曲橫掃樂壇頒獎禮,將妳的事業推上高峰,當時情緒和健康是否已經出現問題?

Candy:當時情緒的確很差,突然覺得很大壓力,承受不了,負面情緒由那時候慢慢累積,身體也有毛病,其實持續了很多年,2008年應該是最不行的時候,到了情緒嚴重影響生活和工作的地步,但一直捱到 2012 年才去看醫生。

那段期間是否想過放棄音樂?
Candy:其實我並不是刻意退居幕後,剛好那時候跟 Sammy 結了婚,想幫老公搞好樂隊,於是便順理成章做了很多幕後的工作。真的有想過不再做音樂,可是後來婚姻穩定了,老公的事業也上了軌道,我便開始想,是時候找回屬於自己的東西了。Sammy 當然也十分支持,基本上無論我做什麼他都默默支持,真的很感謝他。其實最近我們有一起開 show,而未來我們也會合作做一些工作和演出。

當時主要是做什麼幕後工作?
Candy:主要是學會怎樣由零開始辦一個演唱會,那時候我對幕後的東西真的一竅不通,於是便跟著老公的樂隊到處做演出,執頭執尾,邊做邊學,其實自己對舞台製作也很感興趣。

知道妳以前是修讀時裝設計的,最近更有參與一些設計項目?
Candy:我是參與了一些眼鏡、T 恤及闊褲的設計 project,剛好有些朋友 join 埋一齊玩,也滿足了自己對設計的一些想法。

這些年來性格上有什麼轉變?可否談談與 Sammy 的相處模式?
Candy:我們的性格一看就知道比較火爆,我倆都有衝動的時候,但作為太太,在某些情況下必須退後。夫妻相處是一門藝術,一定要互相遷就,其實那是一個很好的訓練過程。隨著年紀的增長,有些事情看開了,脾氣也沒有從前那麼躁。而且愛上了運動之後,負面情緒可以透過運動釋放出來,人也比較開心和豁達。

外間對《RE: TURN》演唱會反應很好,是否會有下一站?
Candy:有幸參與了這兩場演唱會,雖然規模不是很大,但對我來說意義很重大。暫時還未計劃下一站,哪裡需要我,我便去那裡。

《RE: TURN》是否代表盧巧音全面回歸樂壇?
Candy:《RE: TURN》可以解讀為我回來了,把好歌還給大家。給我一點時間吧,很快便會有新歌面世。希望大家以一個開心的態度迎接盧巧音。

現在再演繹《垃圾》、《好心分手》等悲情歌,有什麼感受?
Candy:其實現在再唱這些歌是以一個門外漢的心態,有點像說故事給觀眾聽,情感不會像當初那麼悲慘和負面。

cs-may183

一直有人說盧巧音紅歌不紅人,而且最 hit 的歌恰巧都不是自己的創作,妳會介意這個說法嗎?
Candy:自己寫歌確實未夠班,當然未能去到那些位置,當時自己的團隊希望達到某個位置,自然要找一些朋友幫忙,而事實上我們也成功了。(《好心分手》和《三角誌》的作曲作詞均為雷頌德及黃偉文,堪稱當年的黃金組合。)未來當然想更多參與創作,希望今年或明年有自己的作品出現。

妳的新歌《明日我與你海邊跑一天》曲風明顯跟以前有很大分別,是否為妳度身訂造?
Candy:其實我從未試過這樣的曲式,以及如此生活化的內容,詞的確是叉姐(何秀萍)特地為我而寫的,因為她知道我近期為跑步下了很多苦功。我也很感謝寫歌的 Janet(翁瑋盈),之前沒想過這首歌可以這麼跳脫,而且真的能帶出跑步的感覺。很多朋友告訴我跑步時聽這首歌感覺好正,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鼓舞。未來的創作也會朝著這個方向,題材會配合自己當時的心情和生活狀態。

現時妳的身份是否獨立音樂人?有計劃出碟嗎?
Candy:我現在的確是獨立音樂人,暫時不隸屬任何唱片公司,但跟一家製作公司合作得很愉快,大家都有很多想法,包括正在籌備的英文 EP,Sammy 也會參與其中,我們都很期待。

很多人都認為香港樂壇在走下坡,創作歌手是否很難生存?
Candy:其實不論在什麼地方,做音樂人都很困難,總之盡量做好自己,其他事不去想太多,當然希望再有進步空間,也希望在不同的平台獲得多一點認同。

近期在忙什麼?
Candy:除了 EP 的籌備工作,我還會客串 ViuTV 的新劇,要出外景,其實心情有點緊張。剛剛完成了澳門的演唱會、海洋公園歌酒節以及慈善音樂會的表演,之後便是五月份來加拿大參與歌創的演出。我以前有來過加拿大工作和探親,非常喜歡這個地方,美食吸引之餘,風景優美,空氣又好,假如可以常來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