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禧新時代 共創經典未來


cover-story-jul18

新時代電視從1993年啟播至今,與觀眾同行四分一世紀,從類比(analogue)跨進數位(digital)時代,同時亦見證著加國的變遷。新時代電視創立時,節目以本地資訊為主,藉此幫助新移民融入社會。隨著移民數量日益增加,新時代電視不斷於亞洲搜羅最受歡迎的劇集、時事及資訊娛樂節目,務求令觀眾每分每秒緊貼原居地的消息。二十週年台慶時,新時代2高清台正式啟播,不但在歐美海外的中文電視台中成為高清電視廣播的先驅,播映的劇集更與香港 TVB 同步。
踏入二十五週年,新時代電視以「銀禧新時代  共創經典未來」為主題,推出一連串精彩活動,與觀眾一起回味光輝歷史,並繼續努力當下,銳意打造更多未來經典。繼早前的《魅力凝聚新時代》、《我的經典金曲廿五強票選》及《經典•忘不了歌唱大賽》,9 月 28 日將隆重呈獻《星光經典夜》。

回味昔日情懷
《星光經典夜》除了美食佳餚,更遠道從香港邀請了親民長青的胡渭康(William),以一首接一首的懷舊金曲,回味青葱歲月,重溫昔日情懷。胡渭康自2012年回歸香港娛樂圈,一直與新時代電視合作無間,踏遍東西兩岸華裔小姐競選的舞台,亦曾為「打響十人營」擔任評判及特別表演嘉賓。為慶祝新時代電視25歲生日,William 已預告誓必把年初演唱會最精彩的內容帶到溫哥華,亦找來親身見證新時代電視茁壯成長的好友盧業瑂Brenda首次同台演出,迎合銀禧創新主題。《星光經典夜》當晚更會同場上映《當William遇上William》,皆因晚宴司儀由何活權William擔任,日後必成佳話。

參與 《星光經典夜》
同行廿五載,朝夕相伴數
千個精彩日子,新時代電視誠
邀您與這個大家庭台前幕後一起出席《星光經典夜》,攜手創造更多難忘時刻!除了好歌美食,您亦有機會獲贈新時代銀禧版珍藏紀念品,或成為大抽獎贏家,一人獨得加拿大航空旗下全球任何一個航點的來回經濟客位機票兩張。
馬上點擊www.fairchildtv.com查閱購票詳情,一同共慶歡樂愉快的一夜。

日期:9月28日(星期五)
時間:晚上7時
地點:幸運海鮮酒樓

cover-story-jul182

胡渭康的佛系積極精神
努力把歡樂帶給人間  再不忍著淚說Good-bye

撰文韋然     相片提供新時代電視 / 網上圖片

當走進位於香港觀塘鱷魚恤大廈頂樓的大名娛樂公司還未坐定定之際,迎面就來了一位高大扎實打扮時尚的英偉潮男向我迎臉一笑,說道:「韋然哥哥你好!好久不見!」聽到當年的小子仍是那麼親切地與我打招呼,真把我嚇了一跳,暗道:「好彩我冇遲到」。
真的,我和胡渭康這小友真的好久不見,大大話話有成二十幾年沒有見面,但眼前的小胡好像沒有多大變化,只是成熟了一點。那些年,我是 TVB 的嚇直(客席)填詞人,經常在 TVB 出出入入,幫手各大小節目的監製失驚無神的落柯打(order)寫一些節目用的歌詞,還要在超音速中完成。個個大導都話唔使急,只要快。那年代沒有手提電腦沒有互聯綱,甚至手提電話也不普及。有秘撈,就要上五台山兜多個彎,也因此常與這初出道的小虎隊碰頭,但交談的機會老是不多。

華星的小虎
記得起初,這從華星空降的小虎隊,最初的隊員是林利、胡渭康和蔣慶龍。這三位小男孩給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高高大大的胡渭康,以及斯斯文文的林利和健健碩碩的蔣慶龍,其後,大大隻隻的蔣慶龍不知何故沒有再出現,換來了孫明光。老實說,當年我和其他觀眾一樣,只知道這三個大男孩都是小虎隊的成員,好跳得、好活力,唱過街知巷聞的《忍著淚說Goodbye》及無綫電視劇《新紥師兄》的主題曲《伴我啟航》,還有超流行卡通片《黃金戰士》的主題曲。到今天,走過八十年代的老中青不會不記得那一首「烏蠅都嚇死,貓兒也嚇死,周身機關了不起,是用純正黃金來做你」的《黃金戰士》卡通片主題曲。
神魂歸來,和胡渭康走到了大名娛樂的會客室,突然間竟然失憶似的,不知從何問起。禮儀式公關客氣一番後,定過神來,我終於可以好好和當年的小虎子談個痛快。

胡渭康真的很高大,站在他身旁,輕易的就變成我是他身邊的小人物。聽說他有六呎五高,我想這是沒有造假的。要是和他站著交談,確是要抬起頭來,以 48 度仰望他,才能望到他的臉和眼睛。

從開始說起
說起來,那時候是八十年代初,胡渭康在由TVB及華星唱片合辦的新秀歌唱比賽後,與林利、蔣慶龍同簽約華星唱片公司,並被組織為青春三人組合「小虎隊」,走日本風格。組隊後不久,蔣慶龍退出,由孫明光補上。但無論如何,這段日子是胡渭康最惦記的。
「那年代,可以有機會唱到無綫電視劇《新紥師兄》的主題曲《伴我啟航》,又唱了卡通片《黃金戰士》的主題曲,又有機會去日本受訓,和日本少女組合共同拍電視,心情十分興奮。那一段日子,確是自己最惦念的日子。」
「令人感到最 rewarding 的,是當年十幾歲人,可以接受那麼嚴謹的訓練,在日本學跳舞,更有機會參加東京音樂節,最難得的,是可以和西城秀樹同台。可惜西城秀樹已離世,從此以後,再沒有同台的機會了。」
「日本人的 well prepared,detail,樣樣都執到細細緻緻,那一種不妥協,樣樣做到最好的精神,真是教人欣賞。」
「那一段日子,培養到自律、守時,對專業的尊敬。」
「還有一段日子,就是在 TVB 的大小節目中,做各大歌手的綠葉,日子過得很豐盛」
人生,從來就是這樣,緣份得失,都不能控制。小虎隊在八十年代,又唱又跳,有過組合的風光,還差一點就變了英雄,只是這小虎隊機會比人多,但三位一體,光芒給平分了,沒有發放出來。但,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日子,就是這樣來來回回的過,胡渭康由 TVB 轉到亞視永恆,唱了好多首主題曲,到2014年重回娘家,還簽約大名娛樂。
走過了沉靜的歲月,一下子,又回來了。時來運到,始終會行運。
「是不是行運一條龍,我不知道。但我是很感恩的。離開了樂壇一段日子,又可以再次重踏舞台,演出,出唱片。特別是在這一個唱片市道如此弱勢的年代,我還可以再要求更多嗎?」

滿足、感恩!也許這就是胡渭康目前的心境。

cover-story-jul183

聽說,胡渭康還遇上了人生中最好的朋友。但,對感情的事,我不喜歡問,也不想問得別扭,教朋友答得尷尬。世界上有許多種愛,只要是真誠的,況且愛是兩個人的事情,哪管旁人來說三道四。於是,決定不問他的感情事。

系人生
聽胡渭康的說話、談吐,總覺有一點兒佛的味道。忍不住問:「你信佛嗎?」
「我不能說是佛教徒。在宗教而言,我是較喜歡佛家的哲學,也較欣賞佛教學說。總覺得佛學,給予人的空間更多,更讓人去多思考。」
「我來自基督教學校,但漸漸地,我喜歡了看佛經,也許是經歷了很多,也看多了這世界。」
近日來,坊間流行佛系人生學說,把佛學當作是甚麼也不做,等運到就可以。但聽胡渭康淺淺的三言兩語,就覺頓悟。
「佛乃入世之佛,並不是等運到的佛。修成要靠自己的努力,佛學能給予你的,是指導的方法。」
「佛學是我思想上的導師,但在人生的旅途上,我母親才是我一生的導師。」
明白,謝謝胡老師!
「人生是一本無形的劇本,我只可以盡力去演出,也許我未必可以改寫劇本,但既然有好的劇本,當然要盡力演出這齣戲。樣樣都做到最好,這是我的原則。」

我的發燒碟
「還有出新唱片嗎?」
「有的,是發燒碟。快要出版的唱片,是一張女歌男唱。」
「我們挑選的每一首女歌,都重新編曲,重新賦予新生命!在今時今日,難得還有投資者願意拿錢出來做音樂。」
「我們嘗試如何把 Sad 一點的女歌,從一個男士的角度去演繹,才能給予人一個全新的感覺。」
「新歌,還是有的,就是《鏡花》,林若寧寫的詞,曲是很中國風的。但碟中自己最喜歡的,是重唱的《明知故犯》。」
「So Far,在這行業中,能被人認同,確要再次感恩,好好把握。在這裡,我確要再次謝謝林老闆的賞識,不計較回報的投資。」
胡渭康的新歌《鏡花》我也在 youtube 聽過,調子不錯,很中國風的,詞也寫得很美。花開花謝,人生無常,又是一首很有佛味、很玄的歌曲。
聽了胡渭康一再推介他的發燒碟,確有衝動想找來一聽。但也知道這唱片仍在製作中,最快,也要等到七、八月才出版。我還是靜心等待吧。

Keep Going

早前,胡渭康開 Keep Going 個唱,我們都知道林利剛做完大手術,一出院就跳上舞台演出,我們都感動了。
「其實,真的很感動。友情,真是盡在不言中。在合唱完一曲後,還不待我說多謝,林利已自己開口說要繼續陪我唱下去,也教我繼續擔心下去。」
「林利確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同樣模式的出道,同樣模式的集訓,在歲月中、合作中成為最好的朋友,也同樣夠義氣,同樣不顧一切為朋友。在台上,我確為林利擔心,也幸好一家支持到底。那天林利只說會到來支持,其實,林利才接受完大腸癌的切割,傷口未扎就來,怎能不感激,而同時,也教人擔心。」
歲月,從來都是最好磨練者,在從前日子裡,小虎隊唱的,是跳跳紥紥的波波糖音樂,談不上技巧。就算是從跳跳紥紥中化身為新紥師兄,但唱功仍無從發揮。只是當年的小子在歲月的沉澱下,早已跳出了當年的影子,換來了歲月的昇華。
談了一個下午,我們走到大名娛樂的另一會客室和我的小偶像拍了個合照。
訪談完畢,大名的老總 Tom Chiu 和胡渭康還要親自送行。
原來,成功確是有很多細緻的細節。
「作為一個演藝人,希望的,就是把更多的歡樂帶給人間,帶給世界各地的朋友,也祝福加拿大的朋友,我會繼續努力。」

cover-story-jul185

《星光經典夜》表演嘉賓盧業瑂:見證歷史  開心合作
身為新時代電視歷史見證人之一的盧業瑂(Brenda)坦言,雖然她和新時代電視一起走過25年,但卻又覺得仿如昨日,很多場景仍歷歷在目。Brenda 說:「最難忘的就是,1992年第一次參與新時代電視《華懋星期天》的現場遊戲節目。由我一個人做主持,沒有台詞讀稿,每次都需要快速一口氣把物品價錢說出,還要兼顧現場觀眾玩遊戲的種種細節,很是刺激。另一難忘事就是,在2003年的《新秀歌唱大賽》上,雷有曜、雷安娜和我三人大唱經典金曲,串燒雞尾歌更教人聽出耳油,我還表演 hip hop 舞呢!」。
提起《星光經典夜》特別表演嘉賓胡渭康(William),Brenda直言對他印象深刻:「他是華星唱片公司合唱組合『小虎隊』的第一代成員。當年只有16歲的他,身高六尺、皮膚白皙、童心未泯、佻皮多話、朝氣勃勃、笑容滿臉,總之是個很討人愛的陽光大男孩。」及後胡渭康去了英國,Brenda 亦來了溫哥華,二人多年沒見,直至兩年前才有機會在《鄭國江45週年演唱會》中碰頭,在綵排時他們前後距離接觸,驚喜萬分,開心合作。
Brenda期待在《星光經典夜》,跟胡渭康在台上互唱互窒。「當晚,William是主角,我來做綠葉,希望把那朵花襯托得更燦爛。我們也會合唱一些金曲,保證『經典感覺』濃得化不開,好給觀眾留下美好回憶。」


《星光經典夜》司儀 何活權最經典的時刻
加入新時代電視十多年的何活權(Hoho),主持過很多不同類型的節目,以及為本地多個慈善機構擔任司儀。而在他心中最經典的時刻就是:「五年前,新時代電視慶祝20週年,節目主持人及應屆溫哥華華裔小姐冠軍鄧佩儀,在映廠內拍宣傳照,以紅白為主色,足足拍了一個晚上,出來的效果非常好。接著有超過150名在職員工及藝員在時代坊大堂,拍下全體大合照,我視之為最經典一刻,大家都覺得很難得、很難忘。」
Hoho自覺入行40年以來最富挑戰性的破格演出,就在2004年為《新秀歌唱大賽》做表演嘉賓。他憶述:「素來我都是以唱抒情慢歌為主,但當日我要唱羅文的高難度快歌《激光中》,挑戰性極大。形象顧問更建議我突破形象,穿著火辣辣的性感透視上身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