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鑭傳》


cover-story-mar19


撰文 韓江雪 版面設計 Jenny / 網上圖片

去年清宮劇《延禧攻略》掀起追劇熱潮,製作人于正乘勝追擊,以《延禧攻略》班底的吳謹言、聶遠、譚卓、姜梓新等拍攝《皓鑭傳》,在網絡平台上首播,TVB緊接其後在除夕夜播映,加拿大新時代2高清台同步播出。雖然觀眾頻頻將《皓鑭傳》與《延禧攻略》作比較,《皓鑭傳》首播當日即取得網絡熱度指數電視劇榜第二、飆升榜第一、熱度網絡劇第一的不俗成績,台灣網絡平台與大陸網絡平台同步更新,首播當日點擊率就破百萬,打破了之前的記錄。

《皓鑭傳》一劇以戰國晚期為背景,故事圍繞秦趙兩國鬥爭而展開。趙國御史之女李皓鑭(吳謹言飾)因家族鬥爭而流落異鄉,被商人呂不韋(聶遠飾)買下,獻給當時的秦國質子嬴異人(茅子俊飾)。李皓鑭積極尋求改變命運,呂不韋一心想成為人中之王,嬴異人迫切需要返回秦國,三人為不同目的而結盟,聯手在戰國歷史洪流中追求各自理想。


cover-story-mar192


《延禧攻略》VS《皓鑭傳》

《延禧攻略》去年創下收視奇跡,觀眾對於《皓鑭傳》的期待值自然很高,很多人甚至主觀認為這是《延禧攻略》的「番外篇」,因為兩部劇都有熟悉的演員,比如《延禧攻略》魏瓔珞、乾隆、明玉、高貴妃、李玉、舒妃、弘晝、愉妃、錦繡等角色,在《皓鑭傳》中又分別成了李皓鑭、呂不韋、殷醫師、華陽夫人、丞相、岫玉、公子蛟、蕭紅葉、瑤姬等。剛播出的頭兩天,觀眾鋪天蓋地把兩劇進行比較,不過,隨著劇情的發展,細心的觀眾不難發現,兩部戲在主題上、風格上還是有很大的差異的。

從人物來說,李皓鑭和魏瓔珞這兩個人本質十分相似,她們的思想觀點都很奇特,在那個時代屬於特別前衛。比如魏瓔珞一開始不願意當皇帝的女人,覺得當了皇帝的女人一點都不自由,而李皓鑭當了宮女之後,也不受到宮中的規矩束縛。但魏瓔珞是一開始就是以報仇為目標的,而李皓鑭是一直身處逆境,卻不忘初心,運用自己的智慧,走向人生巔峰,她更接近現代社會中奮鬥打拼的普通人。魏瓔珞在《延禧攻略》中並沒有失去的經歷,一觸及底線就會反擊;李皓鑭卻是一再被突破底線,跌入人生谷底到了一無所有,才知道要靠自己一步步去贏回尊嚴。
同樣為女性的成長史,但《皓鑭傳》的歷史背景和格局比《延禧攻略》更為宏大,在群雄紛爭的時代,複雜的國運與人物命運相交疊。《延禧攻略》設定的乾隆年代,這是觀眾最熟悉的朝代之一,因為近20年誕生了無數以清朝為背景的電視劇,觀眾或多或少都知道乾隆、雍正,說起養心殿、御花園、九龍奪嫡也不陌生。影視作品的朝代以清朝最多,明朝、唐朝、漢朝等大一統年代也有不少,而天下紛爭的亂世,比如春秋戰國、南北朝時期則最少,因為歷史距離遠,歷史背景太複雜,不僅是觀眾,也是影視作品主創者的「歷史盲區」。《皓鑭傳》以戰國為主體背景,除呂不韋因《呂氏春秋》而知名,觀眾對於李皓鑭、嬴異人都很陌生,對於戰國時期的社會、文化、生活也幾乎一無所知,所以《皓鑭傳》的製作比《延禧攻略》更為艱難。正如《皓鑭傳》製作方所說:「無論是《延禧攻略》還是《皓鑭傳》,都是我們精心製作的作品,作為製作方,確實無法比較。」

在一個「二倍速」以及追求「爽感」的年代,快節奏是《延禧攻略》收穫觀眾好評的一大特點。《皓鑭傳》相比卻有過之而無不及,前三集李皓鑭就經歷自己被投河、母親被殺害、被情人拋棄、被賣身等苦難,但從第四集開始她就迅速成長,並送出三連殺,接連「鏟除」了瑤姬、蕭紅葉與蜀侯婦。

此外,《皓鑭傳》和《延禧攻略》兩部劇在對傳統優秀文化的表現上是一脈相承的。《皓鑭傳》對中醫中藥、民間傳說、古典詩詞、傳統舞蹈等都有展示,傳統文化的展現更加豐富。


cover-story-mar193


受爭議的編劇 VS 最會講故事的人

《皓鑭傳》製作人于正,生於金庸故鄉浙江海寧,從小就迷戀小說,尤其是金庸小說。19歲那年,于正高中畢業,到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當了2年的旁聽生,之後成為一名龍套演員。回憶起龍套生涯,于正很感慨:「在片場緊張被導演罵,愈罵愈緊張,淋了4小時大雨,卻被導演斥責不會演戲。」明星夢破滅,適逢某部戲的編劇跟導演鬧翻了,于正跟導演提出自己小時候作文很好可以應急。導演跟他說好寫一集可賺一千元人民幣,最後卻把他的作品掛名給了一個準備力捧的女演員,于正領不到薪水,一度窮得口袋只剩5元。後來,導演的太太私下塞了五千元人民幣的紅包給他,才幫他度過難關。
2002年,于正成立「于正工作室」,成為一名獨立編劇。《煙花三月》、《我愛河東獅》、《胭脂雪》等一系列的作品開始為他帶來知名度。他的作品比較女性化,以其細膩的內心和柔美的手法刻畫女性角色,同時又要求作品畫面上的浪漫唯美,給觀眾留下了很「娘」的印象,因此有「于媽」的綽號。2010年,他製作的古裝宮廷戲《美人心計》在中國大陸六個地方電視台播出均獲得當地收視第一的佳績。2011年的《宮鎖心玉》,紅了楊冪,紅了馮紹峰,更讓「于媽」這個名字在大家的罵聲中鵲起。
于正個性張揚,處事高調,常常口無遮攔得罪人。2014年他因《宮鎖連城》的抄襲風波,與作家瓊瑤對簿公堂,最後敗訴賠償500萬人民幣。《步步驚心》的作者桐華也指控他剽竊創意。此後他的幾部作品,口碑和收視率雙雙滑鐵盧。直到2018年,40歲的于正攜《延禧攻略》捲土重來,出其不意獲得一致好評,網友紛紛驚呼「于正變了」,「用心了」。但于正卻不認同:「我們一如既往地用心做每一部戲,從不覺得哪部戲是不用心做的。」
于正覺得自己的編劇生活乏善可陳。他在橫店七八點鐘起床,然後看小說,下午寫小說到六七點鐘,晚上看當天拍好的劇。他說:「我經常有憂鬱症的感覺,半夜兩三點寫劇本時非常痛苦,我為什麼要在這方寸之地待著。我也可以享受很多啊,要是人死了錢沒花完怎麼辦?」他在創作《皓鑭傳》的時候正處在人生低谷,害怕成人的世界,他不是獨處就是在寺廟中尋求安慰。直到他參與義工工作,看到一群活潑可愛,身體卻不健全的小朋友們,每天都積極向上地生活,才意識到「其實上天給予我的已經很多了,我只是習慣了所謂的『好』,接受不了落差而已。」《皓鑭傳》中的李皓鑭並沒有因為受到陷害而自暴自棄,其實這是于正的自我寫照。于正在微博上如此點評《皓鑭傳》:「希望作品是有溫度的,不想觀眾看完就看完了,想給予觀眾溫暖、信心和對未來的希望,想讓觀眾明白人生無法事事順遂,但只要扛過去了,便有雲破天開的一日。」
于正坦誠,這些年他把自己置於風口浪尖,是為了推銷自己,是出於商業的需要。他說:「我其實是一個很害羞的人,但把自己訓練得不要臉了。把自己推向公眾,讓大家通過關注我來關注我的作品,是一個很好的商業方法。我未必是中國最好的編劇,但我是最會講故事的人。我是成功的製作人。」


cover-story-mar194

亮眼新星 VS 經驗老戲骨

以《延禧攻略》中魏瓔珞一角走紅的吳謹言,在《皓鑭傳》飾演李皓鑭。吳謹言認為李皓鑭比魏瓔珞更果斷,想要活下去的慾望更強。由於在短時間內投入新劇,吳謹言在《皓鑭傳》開拍時,還未從魏瓔珞抽離,「沒有太多休息期,拍完《延禧攻略》後很累,整個人處在較疲倦的狀態。」為了盡快入戲,她熟讀《皓鑭傳》劇本,也看了戰國時期烽火連篇的紀錄片和材料,試圖找到對李皓鑭的感覺。她說:「我不想把魏瓔珞身上太多的感覺帶到李皓鑭身上,從魏瓔珞到李皓鑭的身份轉變,下了挺大的工夫。」為求真實的戲劇效果,言劇中被棍打、放蠍子的片段她都是真刀真槍地拍攝。《皓鑭傳》歷經四個多月的拍攝,讓吳謹言深刻感受彷彿經歷李皓鑭的一生。她說:「李皓鑭教會我放下一些東西,做自己。她其實蠻孤獨的,但她可以放下,這是我印象很深的,也是我很喜愛這個角色的原因。」
40歲的聶遠《皓鑭傳》中扮演極具野心的商人呂不韋。呂不韋是家喻戶曉的人物,一生充滿爭議,對他的說法褒貶不一。開拍之前,聶遠就做了很多功課,閱讀許多相關書籍,他認為呂不韋對做人、愛情和親情自有一套觀點,個性執著、向上及發奮,包括對愛情的堅持,對人生的規劃,都是值得學習的。但相比之下,聶遠自認性格更貼近《延禧攻略》中的乾隆。縱觀聶遠曾經塑造的形象,大家會發現以古裝居多,網友也給出了很高的評價:「出演古裝劇從未失手。」對此,聶遠謙虛地回應稱:「大家給我這麼高的評價,受之有愧。不管出演什麼角色,我都是用心去演的。」

一直未有機會獨挑大樑的茅子俊,這次終於在《皓鑭傳》擔正,飾演秦莊襄王贏異人。茅子俊出道的第一部作品就是《美人心計》,為此他簽約到了林心如的工作室,此後林心如參演的《傾世皇妃》、《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等劇他都有參演,但只能算是在劇中混個臉熟。茅子俊拍戲不少,卻一直沒有火起來,粉絲為他著急,他自己卻不急。「不矜不伐,不疾不徐」是他在大家眼中的樣子。嬴異人自小為質子於異國寄人籬下幾經生死,外表平和謙遜,實則深諳審時度勢、洞察人心之道,具有多面性。茅子俊認為這個角色能讓演員發揮的餘地很大,他一看到《皓鑭傳》的劇本,就想抓住這個機會,馬上放棄了其他安排。這時距離開機已經非常接近了,在進組前定妝那天他才把劇本看完。準備時間雖然不足,但在拍戲過程中憑著自己的悟性和理解,成功詮釋嬴異人的「腹黑 」。
《皓鑭傳》中演技最受人推崇的非寧靜莫屬。早在1995年,邀請寧靜演出首部導演作品《陽光燦爛的日子》的姜文,對當時的年輕女演員有這樣的看法:「她像是少年眼中的女孩,挺神秘高不可攀,同時又隨時可以把她打碎……」她飾演的趙孝成王的厲夫人,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權力、男人皆可玩弄於股掌之間。寧靜打破傳統,表情、台詞、語氣都是用話劇的方式在演。這種表現是誇張的,沒幾個演員敢這樣演電視劇。但是,寧靜敢。她用她特有的煙嗓,極具個性化的表現把一個狠毒霸氣又不失嬌媚的王妃演得很深刻。例如,厲夫人的男寵在她面前拔劍自刎,厲夫人先是驚訝得瞪大眼睛,接著一個跌步,當皓鑭快步扶住她時,她說了一句:「還真有點暈血。」這一系列動作瞬間完成,在趙王面前作了最完美的掩飾,這樣的演技實在高明!

劇中上至王上妃子,下至婢女嘍囉都很有人物個性。老戲骨王志飛飾演平庸的趙王,使得朝堂內的陰風詭譎莫名多了些生趣;海鈴飾演的公主雅,就像一位古代版的追星族,執迷地愛著不愛她的嬴異人;在《延禧攻略》中有出色表現的李春嬡,在《皓鑭傳》又成功地塑造了岫玉這個角色,獲讚「行雲流水,收放自如」;姜梓新飾演的殷小春不畏強權,一身傲骨且醫術高明,與毫無野心的公子逸兩小無猜;洪堯繼《延禧攻略》再演反派角色公子蛟,被戲稱為「2019渣男代表」;張南飾演的韓國第一美人韓瓊華,不動聲色地挑撥著趙國後宮……


cover-story-mar195


還原先秦遺風 VS 弘揚中國文化

《皓鑭傳》在服裝造型設計上,查閱了大量的相關材料,將秦趙兩國不同身份的角色做了明顯區分,以白色、金色的服飾凸顯趙國人的浪漫溫婉,以黑色、紅色突出秦國人的霸氣和豪放,通過色彩的強烈對比增強了故事的可觀賞性。吳謹言的女官造型,精緻幹練突出皓鑭智慧謀略的女性形象;而寧靜的華服溫婉中不失堅毅,更顯厲夫人的鐵血手腕。公主雅的頭飾是一隻鳥,這並不是杜撰的,而是在考察了戰國時期的文獻典籍後重現出來的戰國鷹鳥頂金冠飾。製作團隊還在場景構造上更不遺餘力,運用了石環、浮雕等元素突出宮殿的恢弘大氣,專門為《皓鑭傳》搭建了400多個場景,整體耗時長達8個月,其中最大的一個場景接近三萬平方米。

《皓鑭傳》不僅還原了先秦時期百家爭鳴的歷史風貌,更力主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皓鑭傳》中特別融合了詩經、中醫中藥、古典舞蹈等先秦文化元素,同時採用古文與現代文結合的台詞,出現很多典故、成語,觀眾也可以從劇中學到很多歷史小知識。例如:成語「奇貨可居」——呂不韋是一個商人,他看到了嬴異人的價值,把異人也稱為「奇貨」,二人一起開始了謀秦大業。他們的合作,也被記錄入《史記》之中。成語「餘音繞樑」——劇中出現了一把叫做「繞樑」的琴,從皓鑭的解說中可以得知,這琴曾經是楚莊王的。其實這把琴可以說是很有來頭了,因為這把琴是四大名琴之一,而且因為音色動人,還衍生出一句成語「餘音繞樑」。